魏杰:2020年宏觀經濟形勢研判

 

​​ 以下為演講全文:

在座的各位新老朋友,非常高興參加今天的論壇,劍鋒同志是我幾十年的老朋友,他的事我一般都爭取來。今天來,主要想跟大家聊聊明年,現在已經是第四季度,對明年怎麼看,這可能是在座各位關注的事情。

1

預判一:明年仍然是還債的高峰期

我對明年的判斷有四個方面,第一,明年可能仍然是還債的高峰期,2014-2016年的放水導致中國負債太高,所以2018-2020年是中國的還債高峰期。在還債高峰期,應該怎麼做呢?必須要做到一條:保障資金供給的正常。如果資金供給不正常,就會發生大量的債務危機,債務危機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所謂的金融危機。所以在明年,針對還債高峰期,我們要做的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保證資金供給的正常。

怎麼做到保證資金供給的正常?我認為有這樣幾件事要做,第一件事是要調整去槓桿政策,因為去槓桿政策直接影響到資金的供給。明年的去槓桿政策可以仍然堅持今年的提法,但要做兩個調整,一是要控制力度,力度不能太大,力度太大會導致企業的資金緊張,會導致債務危機和資金鍊斷裂,所以去槓桿的力度一定要控制好。

第二點是要結構性去槓桿,不要籠統地講去槓桿,而是誰的槓桿高給誰去槓桿。民營企業的槓桿本來就不高,那就不要去槓桿,還是穩槓桿比較合理,對槓桿不高的對象實行穩槓桿就可以了。

為了保障資金供給要做的第二件事,是一定要調整貨幣政策,資金供給與貨幣政策的關聯度很高,明年應該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所謂穩健的貨幣政策,就是貨幣的生產和財富的生產要大致平衡,做到了大致平衡,才能保證資金的供給。在中國,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衡量貨幣生產和財富生產有兩個指標,一個是M2的生產速度,即所謂貨幣的生產速度,另一個是名義GDP生產速度。名義GDP是反映財富生產情況的,它的增長與M2的增速這兩者之間必須協調,今年我們看到這兩者大致是協調的,所以資金供給上要比去年好多了。

大家看到,現在剛過了九月,今年只有三個月份的M2增速比較高——其中一月份8.4,二月份8.6,剛過去的九月份8.4,前面三個季度大致平均下來是8.3左右。那麼,在這樣一種狀態下,我們可以看到名義GDP前三個季度的增長是6.2,通脹率是兩個點多一點,合計算下來也是8.3左右,所以今年財富生產和貨幣生產的增幅數值基本是平衡的,保證了資金供給的正常,同時防範了金融風險。明年要繼續堅持今年的平衡態勢,這樣才能保證明年資金供給的正常。

第三件事是必須穩定股市,股市如果不能穩定,資金供給一定會出問題。因為現在大量上市公司的股票已經質押了,如果股票跌到不該跌到的區間,就會導致大量的平倉,這樣很快就會影響到資金供給的正常運作,所以一定要穩定股市。那麼怎麼穩呢?我看到最近提了幾個辦法,一是所謂的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完善上市公司治理,加快退市審批,第二條是減少行政干預,把股市還給市場,第三條是推動中長期的資金進入股市,像保險資金、社保資金等。股市如果穩不住,公司缺錢,中國的企業就很難進一步發展。

第四條是改革,對科創板進行改革,而且提出中國股市的改革方向是實行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註冊制,這個方向已經基本上定下來了。第五條是依法治市,如果不依法治市,股市就穩定不下來。如果這五條能夠堅定地推進,將會穩定住股市,股市只要穩住了,資金供給上就不會出大問題。

第四件事是要穩住匯率,如果本幣穩不住,資金供給就穩不住。按照中美的協議,匯率就是外彙的價格,既然是價格就應該由市場決定,不應該干預,所以要穩匯率,我們只能從需求的供給關係上去協調好。因此,明年的穩匯率要繼續從這兩個方面做工作,一個是穩住外匯需求,中國的外匯需求主要來自三方面因素,一個是企業海外併購,企業併購規模如果太大,外匯需求量就會太大,最後就會影響到外彙的供給關係。所以企業海外併購需要做調整,應該只支持技術併購,禁止非技術併購,發改委正式公佈了六大類禁止併購的種類。

影響外匯需求的第二個因素是個人海外投資,個人海外投資如果太大的話,外匯需求太大,假如匯率不變,就會導致本幣的貶值,所以要處理好個人海外投資的問題。現在大致有個原則,就是禁止個人海外不動產投資和海外證券投資,禁止投資類的保險,政府對這三項個人海外投資作出了明確的禁令。

影響外匯需求的第三個因素是“一帶一路”投資,今年五月份調整了政策,在“一帶一路”項目上鼓勵人民幣投資,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對一般性質的“一帶一路”項目,現在不給外匯了,因為要穩住外匯需求。用人民幣投資可以達到一箭三雕的目的,一個是穩住外匯需求,一個是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一個是用人民幣投資原材料性質的採購,會對國內經濟起到提振和補充的作用。

綜上所述,穩外匯需求在中國來講,這三件事要做好,才能達到目的。另一個是要穩住外匯供給,外匯供給即我們講的外匯儲備量,它涉及到兩個問題,一個是貿易項目,一個是資本項目,要解決好這兩種項目中外匯使用與獲取的平衡問題。

香港最近鬧得很厲害,實際上是對我們的外匯儲備、外匯供給形成了很大的衝擊。我們外匯供給的來源一個是自己賺的錢,一個是藉來的錢,還有一個是外資進入中國帶來的錢。這三種錢裡面,實際上我們真正能動用的錢,我看了一下,有幾千億美元左右。外匯供給一旦出現波動,就必然影響到本幣,影響到國內的資金供給。

香港問題影響到我們兩個部分的外匯供給,一個是外資帶進中國的錢,有70%是從香港進來的,另一個,香港是人民幣的海外結算中心,我們藉錢和各種資本運作都和香港有關。這兩個因素影響到了中央的外匯供給,一旦出現更大的衝擊,外匯供給會出問題,導致外匯供求關係出問題,如果匯率穩不住,整個資金供給就會出問題。

有人說,香港再鬧下去,我們的人過去,用武力兩個小時就能解決問題,我認為不能動用這個辦法,因為會影響到我們的外匯供給。我們現在找不到一個能代替香港地位的機構,不管是深圳還是上海,短期內它們都不可能代替香港的作用。

我們一定要想辦法穩住外匯供給,九月份的數據出來了,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的外匯儲備量只有3.09萬億美金,已經從3.1萬億降到了3.09萬億,大家理解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如果外匯供給能穩住的話,資金供給就不會出太大的問題,所以一定要穩住匯率。

第四件事,是我們一定要想辦法穩定外匯秩序,外匯秩序攸關金融秩序,金融秩序如果出了問題就很麻煩。所以最近開始在解決所謂非法放貸的問題,整頓清理金融秩序中的亂象,包括對互聯網金融公司等的整頓,這些問題如果不解決的話,明年的貨幣供給一定會出問題。

第五件事是一定要穩定金融秩序。保證資金供給要做的第六件事,是穩定房地產產業,近年來房地產行業出現了兩種令人憂慮的現象,一個是金融地產化,金融機構把大量資金都扔到房地產裡面,如信託絕大部分都進入了房地產,另一個是所謂的地產金融化,所謂地產金融化,即人們買房子不是為了住,而是為了投資,買房子就像買金融產品,這種趨勢如果任由發展,將是無限度的。

它會導致房地產變成一個無底洞般的沉澱器,一方面地產化金融的大量資金湧向房地產,另一方面通過地產金融化,大量資金也同樣流向房地產,如果房地產繼續吸納這麼大量的資金的話,那麼明年的資金供給一定會出問題,所以最近要解決金融地產化和地產金融化的問題。

總體來講,明年是一個還債高峰期,必須保證穩定的資金供給,要達此目的,必須做好以上六件事情。這是我對明年的第一個判斷。

2

預判二:明年仍然是產業結構調整的關鍵時期

明年仍然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三大产业将继续处在调整和收缩阶段。这三大产业一个是传统制造业,明年将继续调整与收缩,像汽车行业今年就收缩得很厉害,导致四大整车厂压力很大,大量的零部件供给企业都出问题了,明年将继续收缩。第二个产业是建筑业,明年继续调整、收缩,因为随着中国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行业的调整趋势无法避免。第三个行业是房地产,明年也一定是较大的调整和收缩,过去它的增长速度是每年20%以上。

中国必须想办法推动新兴产业的发展,一定要把重点放在三个产业上面。这三个产业,一个是战略型新兴产业,包括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生物工程、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等,对这一类战略型产业必须加大发展力度,让其中任何一个点都要有更大的进步才行。第二个是服务业,要大力发展服务业,包括消费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生产服务业等,明年应该对服务业进一步放开约束。

第三个产业是现代制造业,现在至少有六个要点,必须加快发展,一个是航天器制造与航空器制造,一个是高铁装备制造,一个是数控机床制造,一个核电装备制造,一个是特高压输变电设备制造,一个是现代船舶制造与海洋装备制造,这六个要点产业一定要想办法不断突破。

明年要保持增长,我们一定要对这三个新兴产业全力推动,力求突破,否则的话,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明年仍然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三大支撑性产业继续处在调整、收缩阶段,我们必须支持三个新兴产业在明年有更大的发展,要加大对它们的支持和推动。

3

预判三:明年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很大

对明年的第三个判断是,明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很大。从今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看,我们才只有6.0的增长。我原来还比较乐观,以为明年还会是6.0,预计2021年会破6,并认为明年会保持在6以上。但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有点过于乐观,因为下行的压力仍然会非常大。

为了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我认为中国必须要做两件事,一是营商关系必须加速调整,国务院推出关于推进营商关系调整的条例是对的,如果不调整,不进一步放开企业的话,企业的压力会更大。第二件事是继续减费减税。

今年我们减税主要减的是增值税,把增值税原来的三个梯次作了调整,2018年增值税的三个梯次中,一个是制造业16%,交通运输业和建设业是10%,服务业是6%,今年所作的调整主要是四个要点,一个是把制造业增值税16%降为13%,一个是把10%降到9%,服务业的6%不动,但是增加了抵扣,由过去20%增加到抵扣40%。

另一个要点是把微小企业的增值税起征点提高了,原来是一个月3万营业额、一年达到36万就要交税,现在起征点提高到一个月营业额10万、一年120万才交税。我们国家微小企业一年营业额达到120万的很少,所以这等于把从事各个产业微小企业的增值税都取消了。对于今年的减税,我们从拿到的数据推算下来,今年减去的税额在1.5万亿左右,这是什么概念呢?去年我们的增值税税收是6.1万亿,今年等于减去了四分之一的增值税。这个减税幅度对于那些因为成本上升而面临困难的企业还是有点作用的。

我们拿到的数据是4-7月这4个月的,推算下来,今年减税的数额在5千亿左右,今年的减税和减费加在一起大概是2万亿左右,它对企业的经营应该是有一定帮助的,但我认为力度还不够。我建议明年继续减税减费,而且建议把增值税现在的三个档次合并为两个档次。现在我们在慢慢地向中央不断地提建议,希望能把三档增值税率降为两档,不断增加企业的活力。

4

预判四:明年中国将继续进行开放格局的调整

对明年的第四个判断是,中美贸易战所引起的中国开放格局的调整明年会继续进行。2017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国开放格局的重新调整,不管贸易谈判的结局如何,中国开放格局会继续调整。我推测中国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是继续强化中国的优势,中国的优势就两条,一个是制造,一个是市场,这两个是我们的主要优势,会继续得到强化。

现在我们都知道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因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导致美国在谈判中不得不考虑中国的利益,因为没有其他国家能够满足美国这么大的市场需求,只有中国这个制造业大国能够满足它。最近我去美国调研,我发现好多“made in China”都没了,比如T恤衫现在基本上是洪都拉斯的,没有中国的,但美国消费者告诉我质量太差,与你们中国相比,至少落后15年。美国消费者非常有意见,特朗普应该也了解到此,实际情况是只有中国制造业才能满足它的市场需求。

我们是制造业大国,但不是制造业强国,我们有五个短板,一个是材料技术不行,有很多材料我们搞不出来,第二个是航空制造业不行,大飞机做不好,第三个我们的医药不行。最近我们对美国加关税,美国对我们的总体出口是1300亿美金,其中300亿美金没法加税,因为这部分关系着中国老百姓的健康,我们自己的医药不行。第四个我们的数控机床不行,第五个是信息产业的硬件不行,芯片产业我们是落后的。

我估计明年中国会针对这五个短板进行调整,推动中国从制造业大国变成制造业强国,如果变成制造业强国,我们的话语权就更多了。

另一个优势是我们的市场,中国有巨大的市场优势,有比例可观的中产阶层,但市场优势如果要开发出来,就需要开放市场。大家看到,我们今年全面开放市场,明年继续开放,开放三个市场,一个是物资产品市场,一个是服务业市场,一个是投资市场,这三个市场要全面开放,让中国成为世界市场大国。当我们成为了世界市场大国,其他国家的命运就会和中国连在一起,就不可能和美国联合起来抑制中国的崛起。

我们朝着开放格局要去做的第二件事,是尽快补上技术落后的短板。在中美贸易战中,我亲身体会到我们的技术不行,刚才大家提到华为,这是我们最好的技术创新企业之一,但美国一断供,它就遇到了很多困难,这是因为我们的总体技术不行。中国一定要争取在三五年内,在技术能力上有一个较大的、明显的改变。要达此目标,需要做三件事,一个加大技术投资力度,今年国家对技术创新的投资接近1万亿,另外放开科创板,打开了社会资本进入科技创新领域的通道,其目的都是为了解决扶持技术进步的资金问题。

要做的第二件事是构建技术创新的物质基础,科学城就是技术创新的物质基础,比如北京的怀柔科学城,我去看了一下,五大自然学科里最新的实验室都在那里,这要是真的搞起来,对企业开放——企业自己没有力量做这个事,技术创新会得到有力的推动。

要做的第三件事情是调动人的积极性,修改知识产权制度,让有技术创新和知识创新能力的人获得创新发明带来的经济收益,要打通技术创新可产生富翁的通道,进一步推动技术造富运动。过去知识产权都是国家和机构的,与个人无关,现在与个人有关系了,这样才能调动人的积极性。我认为中国会产生第三次造富运动,第二次是产业造富裕,这一次是技术造富。

我们的技术确实不行,近代的五大技术创新——家电、汽车、飞机、高铁、信息,我们都不是原创国,中国要尽快改变技术落后的状态,全力推动技术创新,否则我们怎么能有话语权?

走向开放格局要做的第三件事,是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搞好“一带一路”。如果我们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太大了,美国一旦对我们动手,我们就很难办,减少对美国的依赖,才能保证我们的话语权。6年前我们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想到如果美国不要我们的产品了,不要我们的投资了,我们该怎么办?二战之后,美国就是对德国动手的,你们研究一下,如果你到了老二的位置,美国就会对你动手。6年前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由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渊源,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

“一带一路”能帮助我们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帮助我们获得抵抗冲击的力量。正是由于有了“一带一路”,才使得我们在中美贸易战中具备了韧性,因为我们找到了新的投资场所和新的市场。6年的时间中,“一带一路”消化的我们的物资量价值在6万亿以上,相形之下,现在美国成了我们的第三大贸易伙伴,第一大伙伴是欧盟,第二大伙伴是东盟。所以,明年中国一定会继续经营好“一带一路”,从而减少在开放格局中我们对美国的依赖,实现真正的崛起。

做好“一带一路”,我们要做三件事,一是做好“一带一路”的金融服务,成立亚投行就是为了做“一带一路”金融服务,但做得太窄了,应该把证券、基金等都放开,让它们都进入金融服务才行。第二件事是做好基础设施服务,基础设施不做好,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就输不出去。第三条是做好法律服务,中国企业出去会产生法律方面的纠纷,我们要为企业和产品做好法律服务。所以我们现在一致建议,能不能成立“一带一路”法院?要进一步造就国际化的律师团队。把这三种服务做好了,中国的产品和服务才能真正走出去,才能在美国的打压中持有更大的话语权。

综上所述,我估计明年仍然是中国调整开放格局的一年,这是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倒逼,使得我们不得不调整自己的开放格局。把以上三件事情做好了,我们就能打开中国开放与国际合作的新局面,从而在未来的发展中拥有更多的主动性和话语权。这是我对明年的第四个判断。

大家知道,我们每一次开放格局的调整都是美国引起的,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导致中国战略调整,提出启动内需。2008年以前,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出口一直是排在第一位的,结果,美国的金融危机导致我们的出口受到重创,使我们意识到中国这样的大国光靠出口是不行的,要启动内需,所以开始启动国内的投资与消费。这一次美国和我们打贸易战,又导致我们的调整,我们必须想办法调整目前的开放战略。

2008年以后,拉动中国增长的主要是投资,但从去年开始,拉动增长的主要是消费,消费已经取代投资,成了拉动增长的第一位要素。中国的下一步应该继续调整开放格局,稳健地牵引经济的发展。

总体来讲,我对明年的形势判断有四个要点:

一是明年仍然是还债的高峰期,必须要保证资金供给正常,为达此目的,一定要做好前面我谈到的六件事,这样才能做到不至于违约的债务太多,而触发金融危机的风险;

其二,明年仍然是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过去支撑经济的三大产业会继续调整与收缩,要想办法启动新兴产业;

其三,明年仍然是下行压力比较大的一年,一定要想办法改善营商关系,一定要继续减费减税;

其四,明年仍然是贸易战引起的新开放格局调整的一年,我们要尽快做好三件事——继续强化优势,继续补短板,进一步搞好“一带一路”,这样才能保证明年的发展。

以上就是我向大家汇报的对2020年中国宏观形势的四个判断,以及针对每一个判断,相应地带出来我们应该采取的应对之策。给我的时间也正好到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