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下調今明兩年全球增長預測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發達經濟體將繼續放緩,而新興經濟體將發揮更積極作用,主要得益於中國經濟增長企穩。
更新於2019年4月10日05:20英國《金融時報》克里斯•賈爾斯華盛頓報導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其最新的經濟預測中預言,全球經濟自去年夏天以來已大幅放緩,並將依靠少數新興市場的“不靠譜”提振來扭轉失去後勁的局面。

IMF下調了其對2019年和2020年的預測,認為發達經濟體將“繼續逐漸放緩”至明年,而新興經濟體將發揮更積極的作用,主要帶動因素是土耳其和阿根廷危機狀況結束,而最重要的中國經濟增長企穩。

IMF表示,2018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增長大幅放緩,從上半年的3.8%降至3.2%,工業產出和世界貿易受到沉重打擊。要不是消費者保持信心,增長率還會進一步下降。

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Gita Gopinath)表示,眼下是“全球經濟的一個微妙時刻”。

“儘管全球經濟衰退沒有出現在基線預測中,但目前存在許多下行風險。”她說。

經濟活動放緩的背景是,美國與中國間的貿易緊張昇溫以及關稅上調、商業信心下降、金融條件趨緊以及眾多經濟體的政策不確定性加大。

這一放緩導致IMF大幅下調其對2019年的預測:2019年全球經濟預計將增長3.3%,較2018年10月上一次全面預測下降了0.4個百分點。2020年的預期增長率下降0.1個百分點,至3.6%。

IMF週二發布的每年兩期的《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似乎表明,自今年初以來,金融市場對全球經濟的前景過於樂觀。

IMF表示,進一步下調預測的風險很高。該組織仍對全球貿易緊張昇級、歐洲經濟可能承受進一步衝擊以及中國近期刺激失靈的可能性感到擔憂。

戈皮納特表示:“貿易政策的緊張很可能再次加劇,波及汽車等其他領域…歐元區和中國的經濟增長可能會在下行方向上出乎意料,而圍繞英國退歐的風險仍然很高。”

如果風險成為現實,“可能需要同步的、儘管是各國自定的財政刺激舉措,輔之以寬鬆貨幣政策”。

IMF建議各國採取財政與貨幣政策來抵消經濟放緩,若風險出現,則應採取協調一致的財政刺激措施來提振私人部門支出。IMF還敦促各國解決貿易分歧,稱這些分歧“對情緒造成了越來越大的影響”。

譯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