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後,台商下一步往哪走?

林瑞華:台商在改革開放40年間,已在大陸經歷數波起伏,當前的中美貿易戰、匯率變化,以及大陸對國內科技產業的扶持,也讓台商面臨更大的挑戰。
更新於2018年10月18日05:59 中山大學副研究員林瑞華為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稿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台商在中國大陸經歷了數波起伏,曾經在1980年代締造了製造業出口的輝煌,在1990年代引領電子產業走向,而後也在服務業和文創產業發光發熱。然而,隨者大陸經濟起飛,產業結構不斷調整,台商在面臨著產業轉型升級壓力的同時,還得面對大陸本地企業急起直追,優勢逐漸喪失。今年2月大陸推出《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簡稱“惠台31條”),給予台資企業以大陸企業同等待遇,台商能否把握機遇,再創高峰,仍然取決於在關鍵技術上是否具競爭力。

總體來說,台商在改革開放後到大陸發展至今,大致可區分為四個階段:1980年代以傳統製造業為主、1990年代為高新產業西進高潮、2000年之後服務業快速擴展、2015年之後則是青年創業╱就業勃興。當前,每個階段的台商正面臨了不同的困境。

1980年代傳統產業西進與當前困境

首波台商西进的大潮出现在1980年代中期,以制鞋、成衣、家具、五金等传统制造业为主,多为中小型企业,分布在广东东莞、中山、佛山、惠州、深圳等地。其中以帮Nike、Adidas、New Balance等世界品牌运动鞋代工的宝成集团(在大陆为裕元集团)最具代表性,高峰期的员工数曾一度接近10万人。

当时,由于台湾的劳动、土地成本攀升,政府对环保的要求提高,加上新台币大幅升值,仅1985到1989四年间,新台币对美金的汇率就从40:1升到25:1,整体趋势不利于大量用工、用地、污染的出口导向型制造业。时值大陆改革开放,亟需台港资金与技术,各地政府纷纷以税收减免、廉价土地等优惠政策吸引台资,加上大陆劳动力众多且便宜,遂吸引此类传统产业台商群聚。早期的台商经营方式是以“两头在外”和“三来一补”进行,即原材料从境外进口、成品销到国外(两头在外),过程中只利用大陆当地劳动力进行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三来一补)。这种结合台资与大陆廉价劳动成本,以加工出口为主的做法,大大带动了广东GDP的增长,其GDP占全国排名从1978年的第五名,一路攀升到1990第一名,并长期稳居宝座。

然而,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地方政府开始推动产业转型升级,2008年时任广东省省委书记的汪洋提出“腾笼换鸟”,希望传统制造业能够向郊外转移,以吸引高新产业进驻,进行东莞、深圳等地的产业升级。对此,台商只有三种选择:在当地转型升级、往中国大陆内陆省份或东南亚国家迁移、或是关厂走人。转型升级需要投入资金进行研发,对传统产业台商来说并不容易,目前比较多的转变是在制程上以机器人代替人工,减少劳动成本。多数台商选择迁出,尤其制鞋业、成衣业整体向东南亚转移的趋势最为明显。另外也有为数不少的台商因为二代不愿意接班,而选择将房产地产处理掉,关厂走人。

1990年代高新产业西进与当前困境

1990年代是台湾高新产业与电子业西进的起点,以中大型企业为主,主要聚集在昆山、苏州以及上海周边,以昆山最具代表性。最早进驻的电子大厂是沪士电子,1993年进入昆山,成为台湾第一家进军大陆设置生产基地的PCB(印刷电路板)企业。由于电子产业的特性相当强调产业链,一家下游大厂的迁移(例如富士康),通常会牵动数十家、甚至上百家的上游厂商同时移动,谓之“龙头带动龙尾”;而一旦整个产业链在某一地扎根之后,当中的单一企业要迁移就相当不容易。所以,几家电子大厂的西进,就足以牵动台湾整体的电子业。

在2000年笔记本电脑制造的鼎盛时期,全球每三台电脑就有一台是昆山制造,出货量达1.2亿台,成为世界级的IT集聚区。当时昆山经济总量的70%是由台资企业创造,由于台商贡献力度大,昆山台商协会还一度被戏称为当地的“第五套领导班子”。然而,在发展了十多年后,昆山市政府也面临产业转型的压力,希望淘汰高污然、高耗能产业,2017年年底突然祭出的《限污令》波及到270家厂商,其中也有不少台商,虽然最后暂缓实施,但可见地方政府的压力。更关键的是,国际层面的影响如中美贸易战、汇率变化等,以及大陆政府对国内科技产业的大力扶持,都让台商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除了持续转型升级外,部分台湾企业选择往大陆内地迁移或扩厂,目前也有不少企业反而重回台湾,加大在台湾的投资。

2000年之后的服务产业西进

台商对大陆服务业的投资在2000年之后渐渐增加,包括住宿餐饮、金融保险、娱乐休闲、培训教育、医疗保健等等。不过此波的台商投资,不论在地域或类别上都相当分散,并没有统一的趋势,较难具体观察。目前服务业台商遇到的困境是,大陆获取国外信息的能力越来越强,过去能够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利的业态,如培训教育、文化影视产业等,同时面临国内外同业竞争,优势不再。

2015年之后台青创业╱个体就业勃兴

台湾青年是大陆当前亟欲拉拢的对象,尤其是2014年台湾出现“太阳花运动”之后,大陆对台湾青年的着力更深。

2015年“雙創”政策出台,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發展眾創空間推進大眾創新創業的指導意見》,之後各地創客空間如雨後春筍出現,其中也有部分針對台灣的青創基地。目前,國台辦已在20個省市授牌設立了76個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基地和示範點,創業台青的業態也相當多元,包括互聯網、生技、文創、設計、文化、教育等。

今年二月,國台辦更出台了“惠台31條”,希望吸引更多台灣青年來大陸創業╱就業╱實習。對此,台灣年輕人的反應是熱烈的,根據台灣《遠見》雜誌在2018年的調查,“31條”公佈之後,有四成一的台灣民眾願意赴大陸發展,其中又以18到29歲年齡層的意願最高,達到59.6%。近兩年,上海台協在台北舉辦“世界的上海、逐夢的舞台”人才招聘會,每年都有超過上萬名年輕人到場,今年共有120餘家在滬台資企業提供1900多個工作崗位,竟收到6000多份的簡歷。另外由上海市台灣同胞聯誼會等主辦的“英才匯聚、滬上逐夢”台灣博士上海高校交流會,亦連續舉辦兩年,去年開出50個名額,吸引了117位海內外台籍博士報名;今年開出70個名額,報名人數接近400人。而肩負對台重任的福建,更開出要在2020年前招引1000位台籍教師。

台灣青年西進蔚為風潮,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人數仍將成長,但由於政策才剛實行,目前仍存在不少問題,包括相關部門之間協調不順暢,台青創業者往往需跑很多單位、耗費多時才能辦好一件事;信息不對稱,台灣年輕人難以獲得相關信息;行政效率緩慢、中間人問題仍然普遍存在等等,若未能妥善改進,可能反而成為負面宣傳。

大陸對台政策從“特殊”到“同一”

改革開放至今四十年,在不同的階段,台商曾經締造輝煌,也曾失意落寞,如今則是面對新一輪的機會與挑戰。今年,大陸的對台政策出現史無前例的重大轉變,“31條”的出台,給予台灣民眾與大陸民眾一致的“同等待遇”,同時也代表著過去“獨厚”台商的“特殊優惠”將走入歷史,台商再難以藉著“台灣人”的身份,獲得超額好處。再加上當前大陸對未來的規劃,一方面已放眼全球,走出去的同時也引進不少國外企業,另一方面大力扶植本地企業,因此,台商在大陸的競爭難度較之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經過前幾輪的淘汰與試煉,現在還能存活下來的台商,都已有不錯的基底,只要能在平等的基礎上與陸企與外企競爭,應能有很好的發揮空間。而新進的台灣青年雖然還未站穩腳根,但由於他們具備國際化視野與多元創新能力,經過歷練,假以時日也能在某些領域走出自己的路。

(作者長期調研台商在中國大陸的發展,目前為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副研究員。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