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誰將漁翁得利?

 
中美間的這場較量可能會讓歐洲、北美和日本的企業搶占先機,因為中美企業在彼此國家做生意將面臨更大阻礙。
更新於2018年9月21日13:11 英國《金融時報》德爾菲娜•施特勞斯瓦倫丁娜•羅梅伊

隨著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其他地區一些國家已經看到了“烏雲的銀邊”。中美之間的這場較量可能會讓歐洲、北美和日本的企業搶占先機,因為與它們競爭的中美兩國企業在彼此國家做生意將面臨更大阻礙。

但對早已深刻融入中國供應鏈的東南亞新興經濟體而言,這可能是一個嚴峻得多的挑戰。

歐盟(EU)貿易專員塞西莉亞•馬爾姆斯特倫(Cecilia Malmstrom)在回應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新關稅措施時表示:“貿易戰不好,也不容易打贏。”但這並未讓經濟學家和投資者停止尋找贏家。

美中兩國本週彼此加徵了創紀錄關稅,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研究顯示,中國企業在美國市場越來越難做生意,可能會讓墨西哥以及(在較小程度上)加拿大和歐元區獲益。

德銀寫道:“美國單方面對中國加徵關稅,對世界其他地區而言相當於一次有利的貿易突發事件。對美國消費者來說,來自中國以外地區的進口商品突然變得(相對)便宜了。”

當關稅提高中國輸美商品的成本時,其他國家勢必獲益。

例如,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對美出口了1470億美元的機電產品。機電產品是一個寬泛的類別,其中包括受到特朗普最新關稅舉措影響的產品。

但墨西哥——在與其北方鄰國的商品貿易中已然擁有地理優勢——對美貿易順差已達不可小覷的620億美元,而且完全有優勢繼續擴大。

然後還有如何進入規模達12萬億美元的中國經濟的問題,這對美國企業來說勢必越來越困難。

慕尼黑智庫伊佛國際經濟中心(Ifo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負責人加布里爾•費爾貝邁爾(Gabriel Felbermayr)堅持認為,歐洲可能成為中美貿易戰的大贏家。

他認為,尤其是德國(歐盟出口強國)中小型製造商可能從中受益——如果它們在美中兩國都沒有設立業務、因而可以避開關稅直接衝擊的話。

施羅德(Schroders)首席經濟學家基思•韋德(Keith Wade)補充稱,歐洲和日本企業在爭奪中國市場份額方面獲得了優勢,它們將取代美國的汽車、飛機和化學品供應商。

在華美國企業面臨的阻礙——以及其他地區競爭對手獲得的相對優勢——也可能遠遠超出關稅範疇。

總部位於布魯塞爾的智庫布魯蓋爾研究所(Bruegel)負責人貢特拉姆•沃爾夫(Guntram Wolff)表示,中國政府可能會限制美國企業進入中國,並阻止美國企業進行併購,因為中方對更多美國商品加徵關稅的空間已快要耗盡。中國從美國進口商品的金額,要低於中國向美國出口商品的金額。

沃爾夫表示:“屆時可能會出現一些空間和機會,尤其是如果中方向歐洲企業開放市場的意願加大的話。”他同時承認,關稅的淨效果是負面的,因為關稅對全球供應鏈造成了衝擊。

但歐洲之外的企業可能更容易受到此類干擾的影響。

施羅德的韋德表示,由於中國輸美商品的附加值有45%是在中國之外的地方創造的,因此“對其他經濟體造成損害的空間很大”。他補充稱,台灣、馬來西亞、韓國、新加坡等東亞和東南亞出口經濟體將最易受到衝擊。

美國加徵關稅的長期影響仍遠未塵埃落定。諮詢公司TS Lombard的經濟學家喬恩•哈里森(Jon Harrison)指出,歐盟和美國2012年對中國輸美太陽能電池板加徵懲罰性關稅時,中國企業迅速將生產轉移到了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此次如果出現類似的遷移,可能會讓東南亞經濟體受益。

這場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衝擊可能也是有限的,至少目前看如此。雖然中美之間這場以牙還牙的鬥爭可能會抑制全球增長,但目前宣布的措施只影響到2.5%的全球貿易。

諮詢機構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加布里埃爾•斯特恩(Gabriel Sterne)表示,即使美國兌現迄今發出的所有威脅,這一數字也只會升至5.2%。

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上週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警告稱,新興市場可能在其他方面受損。

貿易緊張已開始加劇資金流入美元避險,加大了那些本已難於抑製本幣貶值的國家的壓力。

如果這場貿易衝突由中美雙方對陣擴大為多方參與,造成的經濟衝擊將更加巨大——從特朗普的關稅戰中找到贏家也將更加困難。

譯者/申凱